「庆祝新中国70华诞」一池西湖水 一城根与魂


您现在的位置:大恒门户网站 > 综合 > 「庆祝新中国70华诞」一池西湖水 一城根与魂

3733人阅读

1954年春天,链斗泥浆控制船“西湖一号”准备下水。

2002年12月9日,杭州修复了西湖边的违法建筑。周金友照片

2003年5月25日,杭州西湖工程有序推进。周金友照片

2004年5月27日,杭州“大修”西湖西冷大桥。周金友照片

2019年,钱塘江取水口水头。每天有40万立方米的钱塘江水从这里流入西湖。

西湖志愿服务团的志愿者为游客提供医疗和咨询服务。

如果西湖比死去的美女Xi更美,那么加丙就太合适了。

这个湖是没能把杭州扔掉的湖的一半。

杭州有5000年的城市建设和2000年的西湖开发历史。这座城市以它的湖而闻名,它的灵魂就是湖。

十七年前,西湖风景区成为中国第一个不收门票的5a景区。自此,旨在退湖还湖的西湖综合保护工程的大帷幕逐渐拉开。在大规模搬迁和拆除隔离墙后,西湖终于展现了它的全部面貌。引活水清淤,生态保护与时俱进。

西湖一步一步走向她周围的普通人,向所有爱她的人张开双臂。人们也怀着深厚的感情看着西湖,轻轻地看着清澈的湖水。

有人说这是西湖最大的魅力。

古人挖井蓄水,筑堤疏浚淤泥,留下西湖。

也许,很少有城市像杭州一样如此依恋清澈的水池。也许,没有人会否认西湖是杭州的根和灵魂。

“吃螃蟹”5a景区

2002年2月20日,杭州西湖周边西湖南线景区整合工程动员会正在进行。杭州市的主要领导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取消西湖风景区的收费,把湖还给人民。

扔进西湖的这块石头激起了巨大的涟漪。

当时,国内景点都在提倡“门票经济”。2007年初,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要求风景名胜区的价格调整间隔为三年以上。在解除了三年的通货膨胀禁令后,一些景点的通货膨胀已经反弹了三年。

巨大的西湖应该没有票吗?那时怀疑无处不在。

2002年5月,西湖风景名胜区华钢管理处客票班主任钱方玲被告知,湖滨客票将被取消,所有客票班将转到风景名胜区管理处。

每个人都感到困惑和担心。有人当场问领导:“其他景点暂时收费。为什么我们突然停止集资?”

钱方玲还记得当时反复提到的四个字是“还湖于民”。

2002年国庆假期的第一天,杭州西湖宣布24小时免费开放——西湖景区成为中国第一个不收门票的5a景区。

湖南线的老公园、柳浪文英公园、儿童公园和长桥公园的围栏首先被拆除。曾经相互隔离的小公园被开放,形成了一个环湖的大公园。2003年,“西湖十景”展出了六个博物馆,包括屈原的花港观鱼、风荷景区、中国茶叶博物馆、杭州历史博物馆和苏东坡纪念馆,这些博物馆也宣布免费开放。

根据西湖风景区管理委员会提供的资料,目前西湖风景区约有85%的景点是免费的。只有17个付费景点,平均票价为17.8元。

“你为什么不接受票?因为西湖是普通人的西湖。”杭州西湖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主任杨晓茹大学毕业后在西湖风景区工作了32年。她解释说,“目前门票仍然主要是从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收集的。门票也是通过门票杠杆更好地保护文物的一个希望。”

当时,西湖年门票收入为2500万元,加上游客数量的逐渐增加和景区日常维护的升级。门票不收后,景区每年“损失”约7400万元。

然而,另一组数据显示,“自由西湖”并不匮乏——更多的游客愿意来杭州,停留时间的延长带动了服务业,从而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和经济效益。2002年,杭州旅游总人数为2758万人,旅游总收入达294亿元。到2017年,游客总数将达到1.6亿,旅游总收入将达到3041亿元。2018年,西湖景区全年接待游客2813.9万人次,成为全国景区“人气之王”、“钱赚脸赚”。

一个15公里的圆圈

免票后,西湖综合保护工程启动。一项旨在恢复西湖生态和历史空间的十年计划已经开始。

事实上,在这个史无前例的综合保护工程之前,20世纪80年代编制的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Master Plan of杭西湖)就提出了建设“环湖大公园”,环湖绿地的搬迁和建设已经开始。

数据显示,20世纪80年代初,杭州环湖公路圈的280公顷土地中有80多公顷被工厂、企业、部队、政府机构、疗养院等单位和居民占用。这些建筑凌乱破旧,风格各异。"走在西湖边,抬头看是一排排居民晾晒的衣服."

1983年,杭州的决策者达成共识,决定“拆除城墙”

其中,不可绕过的区域是唐生路风景区。在这个地区,有一些房子供省市当局的居民居住,也有许多社会名流居住。搬迁的难度可以想象为搬迁的对象是“位置高”、“重量重”或“名闻遐迩”。

李浩干,杭州市绿地搬迁建设局前局长。当时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浙江省高级法院的拆除。

拆迁那天,省高科技保安来了,领导们马上出来了。“我们在过去就此进行过协商,并表示这是一项“将湖泊还给人民”的工作。你可以提出你的困难,但这项工作必须完成。”“对方说可以移动,但是他们院子里有很多东西,问怎么移动。我们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当时,公园和文化管理局有几辆5吨重的大卡车,用来连续几天运送它们。他们很受感动。”

“自由西湖”提出后,杭州整合了西湖南线。在八个月内,杭州拆除了10多公里的围墙和栏杆,并沿湖岸重新安置了400多栋住宅和单元。

2002年10月1日,国庆假期的第一天,西湖南线的新景观正式向游客开放。拆除所有的墙壁后,西湖第一次在中外游客面前展示了她全部的妆容。

在这一天,第一批被特别邀请参观“新西湖”的客人是几个月前搬迁的居民和单位。

那天早上,10万杭州市民和游客手拉手,第一次把西湖围成一个15公里长的完整圆圈。

搬迁后,西湖边的每一寸土地和每一寸钱都将被用来做什么?

杭州市委、市政府的态度非常明确:不是让房地产公司使用,而是让土地回归公众,回归公众属性。

2010年,来自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韩国专家和西湖世界遗产申请审查员来到杭州进行实地考察。“这位专家对土地的性质非常敏感。她提出了四个“意想不到的”项目。其中一个“意想不到的”项目是你的遗产区没有房地产开发项目。杨晓茹回忆道。

西湖真的成了湖边的一个大公园,每一寸土地都给了人们杨晓茹说。

天人合一的活文化遗产

1999年,杭州市政府正式宣布将申请西湖遗产。

世界遗产包括三种类型: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西湖世界遗产的申请起步早,但长期以来非常困难。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能找到一个准确的位置。

杨晓茹是世界遗产申请工作组的成员。她记得当时举行了许多专家会议。有些人建议申报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但后来他们放弃了。

当时,主持编写《西湖世界遗产名录》的专家们提议将世界文化遗产与西湖文化景观一起申报。

“文化景观中最重要的是表达人与自然的互动。西湖是一个活的遗产,在这种长期的互动中不断演变。在这种定位准确之后,人与自然的关系将真正得到解决。”杨晓茹说。

杭州有5000年的城市建设历史和2000年的西湖开发历史。几千年来,西湖和杭州人一直是紧密相连的。杭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用水和灌溉用水来自西湖。去寺庙烧香,坐船去西湖。西湖甚至庆祝许多节日和花市。

"西湖文化是文人写的,是几代普通人创造的."杨晓茹总结道。

2011年6月24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5届会议正式将杭州西湖文化景观列为世界遗产。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在景观建设的文化传统中,西湖是‘天人合一’理想状态的最佳诠释。"

会后,杭州首次向世界宣布西湖世界遗产申请的“六不承诺”

“退湖还民”的目标不会改变,门票不会涨价,博物馆不会收费,土地不会出售,文物不会被破坏,公共资源不会被侵占。

迄今为止,这“六个不承诺”一直得到遵守。

生态保护从未停止

申请世界遗产的成功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西湖保护的新阶段,考验着政府平衡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智慧。在这个过程中,西湖的几代管理者和保护者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2002年,杭州成立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此后,该行政机构负责整个60平方公里西湖风景区的保护、利用、规划和建设。

打破制度障碍已经成为西湖模式成功的一个伟大经验。“九龙水质管制”一直是中国一些景点头痛的问题。这些景区往往由多个部门共同管理,多个单位之间存在利益冲突。很难形成一支强大的管理力量。

西湖保护的法制化也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填补我国文化景观专项立法空白的《西湖文化景观保护管理条例》和我国第一部规范风景名胜区形式的《西湖风景名胜区发展规划》相继出台。

同时,西湖生态管理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西湖综合保护启动前,西湖水域面积只有5.6平方公里,是历史上最小的时期。2001年前后,西湖水体的透明度只有50厘米左右,平均深度为1.65米。

水质恶化的困境曾经给许多杭州老人留下深刻印象,“当我在西湖水中洗手时,我手臂上的头发是绿色的”。2003年,当时的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发布了《2002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称“2002年城市内湖水质差,杭州西湖、武汉东湖和济南大明湖的水质都属于五类”

根据环境专家的说法,“劣等五类”是已经失去自净功能并且没有价值的水。

西湖的水怎么了?当时出现了许多问题。

如今,透明度为120厘米的40万立方米钱塘江水不断流入西湖水域。湖水在一月份已经变了。西湖综合保护工程挖掘出西湖0.9平方公里的水面,水面扩大到6.5平方公里,恢复了300年前西湖水域的面貌。

如果你问一问西湖的生态管理历史,一生都在水管理处工作的“老西湖”将从手指指向1000多年前白居易来杭州当总督开始,他主持修建了一座大坝来保护湖水的蓄水和泄洪。苏轼的西湖疏浚工程成就了今天的苏阿迪。新中国成立后,西湖经历了许多变化。三个大型疏浚工程已清除1078万立方米淤泥,形成今天的太子湾公园和江杨凡生态公园。

如今,大型项目很少。管理者们已经开始关注西湖的生态修复、精细管理和美学细节,关注景区交通、景区服务,甚至一棵树和一只鸟。

正如保护西湖的经理所说:西湖如此美丽是因为它从未停止保护它的生态。

以人为本的成功理念

2012年,钱方玲从西湖风景区太子湾公园管理处退休。她和30或40个在西湖边工作了一辈子的老朋友,退休后穿上红色背心,成为西湖志愿者的一员。

在提供志愿服务的“微笑馆”,钱方玲等志愿者为游客准备地图、缝纫包、创可贴,免费提供凉茶和开水,并进行文明劝说。

75岁的西湖志愿服务团团长盛郭进记得最清楚,“西湖有1万多名注册志愿者和500多名服务两年多的骨干志愿者。”

然而,用自己的行动关心和保护西湖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盛郭进认为,在西湖风景区,“人人都是保护西湖的主人”的理念已经深入到每个杭州人的心中。

盛郭进曾是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水管理办公室副主任。2006年春天,退休两年后,他和另一名退休老兵开始建立志愿者部门。

在2010年9月30日举行的向西湖世界遗产申请审查员介绍情况的座谈会上,盛郭进作为志愿者代表,受到专家的特别邀请发言。"我和专家的互动时间最长."盛郭进说道。

在盛郭进看来,拥有如此庞大志愿服务队伍的西湖真让人感叹“太难得了”。

打开“微笑亭”的访客留言簿,除了欣赏“美丽的风景”和“美丽的人”,从一个接一个提到的细节中很容易感受到城市的人性化温度——西湖景区全是免费wifi覆盖,湖边公厕24小时免费开放,甚至长凳的规划、设计和摆放都有一些想法。有“团队座位”、“家庭座位”和“安静的情侣座位”...有游客留言:“我们感受到一个文明、开放、包容的杭州。”

这是杭州的“温柔”和“雄心”。

《杭州旅游发展总体规划(2006-2020)》明确指出,杭州应从“景区时代”向“目的地时代”转变。杭州旅游产品的开发不应再局限于一些景区和景点的孤立开发,而应致力于把杭州建设成为一个享有良好声誉的城市旅游目的地,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保持热情好客。在这个计划中,西湖被定义为“大西湖”。

多年来,许多城市来到西湖“汲取经验”。在杨晓茹看来,不同的景点和城市有不同的情况,盲目照搬西湖模式是不现实的。“但我相信西湖模式对全国类似景区的公共资源管理和开发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以人为本的成功理念将会逐渐传播开来。”杨晓茹说。(记者鲁玉娥,李钢印)

pk10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