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与药瓶“相伴”他曾是个永不停转的“激光陀螺”


您现在的位置:大恒门户网站 > 时事 > 生前与药瓶“相伴”他曾是个永不停转的“激光陀螺”

3998人阅读

永不停止转动的“激光陀螺”

国防科技大学教授高伯龙院士的回忆

潜艇、驱逐舰、护卫舰...在茫茫大海深处,中国船只迎风破浪。每次他们准确航行,他们都离不开激光陀螺,这是一种只有手掌大小的精密仪器。这种仪器的出现与人密切相关。他是中国激光陀螺的创始人——高博龙,国防科技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7年12月6日,89岁的高院士永远离开了。然而,他的精神仍然像一束充满能量的光束,照亮了激光陀螺的自主创新之旅。

激光陀螺被称为惯性导航系统的“心脏”,是飞机、舰船、导弹等精确定位和制导的核心部件。20世纪60年代,美国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激光陀螺实验装置,这引起了世界的震惊。当时,高伯龙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物理老师。

1970年,哈尔滨军事工业大学迁至长沙,后来更名为国防科技大学。哈尔滨军工南迁的第二年,科学家钱学森郑重地将两张带有激光陀螺一般技术原理的小纸片交给高伯龙。从那以后,高博龙的生活一直与激光陀螺紧密相连。

在解决关键问题的道路上有许多障碍。根据中国的技术水平,高伯龙提出了与美国不同的技术路线,这在当时学术界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

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验到别人没有经历过的艰辛。

一个关键的技术问题拖了一年多才找到解决方案。缺乏高精度的激光探测设备,他们将自己建造;激光检测需要一个封闭干净的环境,没有空调和电风扇。它只是一个密闭的“大蒸笼”和“大闷罐”。高伯龙、他的同事和学生整晚都呆在“汽船”和“闷舱”里...

高博龙视实验室为他的第二个家,几乎每天都在实验室工作15到6个小时。他患有哮喘和糖尿病,经常在疲劳后发作。在实验室里,有一张由高博龙设计的桌子,专门用来放置大小瓶子。

有一次,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连续测试,高博龙回家时双脚肿胀,甚至脱不下袜子。我的爱人曾穗珍哭着说:“你为什么不放轻松?”高博龙笑着说:“我们开始得太晚了。如果我们现在不快点,什么时候能赶上?”

1994年11月8日,中国第一台激光陀螺工程样机诞生。这条消息向世界宣布:继美国、法国和俄罗斯之后,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四个独立开发激光陀螺仪的国家。

自主创新是高伯龙作为科学家的追求。刻板和严格也是高伯龙作为教师的坚持。

一次接近中午的时候,高伯龙的学生长武星去问他问题。当他去的时候,他想到先吃饭,然后再详细讨论。没想到,高博龙一得到这个问题,就立刻投入了思考。想了很久后,他突然站起来说,“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这个领域的大师。”因此,老师和学生骑自行车,在炎热的夏日中午的阳光下去学校看显微镜检查教授。那时,教授正在家里吃饭,当他看到两个人来时,他不得不放下碗筷,三个人又聊了两个小时。

"这就是我们午餐做汤的方式."龙武星现在是国防科技大学的教授,他回忆起过去,忍不住笑了。"高先生就是这样指导他的学生的,他不在乎别的."

能否解决实际问题是高伯龙衡量学生学业水平的重要标准。"必须满足武器类型的需要!"罗惠现在是国防科技大学的教授,他一直牢记老师的教导。

高伯龙严谨持久的科学研究通过言行深深影响了他的弟子。如今,高伯龙的一些学生已经成为共和国的将军,一些学生已经成为激光陀螺发展领域的新领导者。

高博龙在医院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三年。一堆灯,一个老人,拿着一叠装满复杂公式的文件,逐字逐句地看着它们...这是护士们最常看到的场景。

一次,一位教授问他,"你为什么不休息一下?"他说,“经过半辈子的理论研究,我们终于有机会解决我国对关键技术的迫切需求。我们怎么能不尽力呢?”

2017年12月6日,老人的寿命被定为89岁。然而,这位毕生研究激光陀螺的科学家似乎从未离开过。他的精神就像一束光,温暖了同伴,照亮了后者。

金鑫

快开彩票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 福建快三投注